一同来追年味(2019年正在进行时)

拜公后吃大年夜饭~
曾经拜完公要放鞭炮“降神”(谐音),这才算典礼完成,本年没有了放鞭炮的程序,多少有些冷清,街坊家各种招数都使出来了,有放电子鞭炮,有放手机录音,有放儿童炮仗的,就为了那一串喜庆的年味,我们都在尽可能地捕捉年的气味。我家呢,放这个。。哈哈,儿童的小烟花,声音不大,放完之后还有些烟~但总算意思到了!





刚从另外一个贴那儿过来,心境登时欠好了~
帖子的主题是“千万别放炮仗,会被拘留”,主题下只有一张图片,图片上是一位衰弱的白叟,被手铐铐着,无法地站在一地火红的炮花里,咋一看,觉得滑稽,好笑,但看着看着却俄然感觉悲从心起。一个有着上千年前史的传统习俗,如今说断就断了,很多年青人可能很容易承受,但深受传统意识影响的老一辈未必能这么快承受得了,他们需要时间。为什么不能处理得有情面味一些呢?
有人说放鞭炮污染环境,一年一次,污染得了多少?有不断增加的汽车污染严峻吗?有不受控制的工厂排污,酒店排污严峻吗?有砍伐绿林,强占河田,开发房地产破坏严峻吗?显然,这个理由不充沛!
有人说禁止放鞭炮是为了安全起见,可统计起来,民间大巨细小的火灾有多少是因为正常燃放鞭炮引起的呢?其实老群众燃放鞭炮是有节制的,首要,得是自建的居民房,其次,不会乱放,只有岁除,开年等重要时段才燃放,一种强烈的典礼感,继续时间就几分钟罢了,然而,现在完全不让放了,不让就不让吧,大大都老群众都会乖乖的去遵守,但单个白叟,可能没收到风,又或许没这么快习气而“犯了错”,教育一下不就成了吗?犯得上铐手铐摄影示众吗?唉~无法!疼爱!
听着远远处传来的鞭炮声~感受着这个比往年安静得多的年;街坊家的电子炮声提前响起……要开年了!
早上,叔叔们一家子过来拜年,我们聚在客厅和前庭谈天~都在感叹三亚的年味也是显着变淡了~
许多亲戚朋友开始淡化“年”的意味,仅仅把“年”作为一个朴实的假期,要么宅在家里修身养性,要么远足游览享用岁月,越来越少的亲自走亲访友了。往年彼此间老少祝贺拜年的景象已被微信上的简易图文所代替。
想起许多年前的年初一,老一辈们一早就穿好正装在一楼客厅供桌前等候,等着我们小辈给他们拜年。拜完年后,他们继续谈天,我们小辈则跑到楼上玩耍,只需听到楼下想起炮仗声,就知道有人来拜年了。跑到阳台处往下瞧,确定是自家亲戚,便飞驰下楼讨红包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