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统非遗与现代日子的淬火与绽放

 “让开点让开点,恁给我碰毁了,今晚就不能玩。”2月18日黄昏,江苏徐州市邳州岔河镇良壁村村口,85岁的邳州打铁花传承人曹桂传不时地“吓唬”着猎奇的围观孩子。夜幕降临,约三斤的烧熔生铁,分红百余小勺经木板拍向空中,每次绽放出近百平方米的铁礼花交错飞射,繁花似锦,引起在场数百村民的阵阵欢呼。
      即便是有年岁的村民,看打铁花也得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。曹桂传的孙女曹坤莉说,她只看过一次,那是2009年市非遗中心前来采录摄像时小规模的演练,本年春节她得知贾汪请了外地的铁花扮演队,于是说动爷爷在村里扮演。当天,市非遗中心及邳州文化局、文化馆等十余位非遗保护工作者也闻讯赶来一睹盛况,并录制存档。
      邳州打铁花是江苏省徐州市第二批非遗保护项目,其原理是将生铁烧熔,以迸发式力气抛向空中生成烟花雨,在以前民间主要用于文娱和民宅驱瘟辟邪,因传承人单一和无市场,已淡出民众记忆很久。      
      一个用了70年的风箱,风箱小屉里几块散碎的生铁,矸石锅,矸石勺,一炉,一马扎,曹桂传白叟用三轮车载着打铁花的悉数行当,在良壁村口的一块空位铺陈开来。引火,生炉子,将几块碎生铁参差塞满在自制的矸石锅里,填进炉堂。熊熊烈火衬托在渐暗的墨蓝天空,火光温暖地舔着村民们的脸,给未出正月的村庄增添了年的喜庆。曹桂传说,今天准备的这些生铁有两三斤重,够打成百回的。
      他回忆说,自13岁跟从从河北逃荒来的师傅常永祥学习扒锅、扒碗、接补犁铧,6年出师,师傅又把祖传的打铁花手工教给了他。自师傅上世纪60时代逝世、后人回河北老家,打铁花的手工由曹桂传在邳州继承下来,遇有年节庆典或谁家需要驱瘟辟邪,他便打一回。
      问起这项技艺的要害,白叟老实地说,没啥,就是熔生铁的矸石得从贾汪或枣庄找,按一定比例和上焦炭,捏成矸石锅和小勺,烧好备用,生铁要烧到火候,只需有力气,打就是了。    
      世上最难拿捏的就是“火候”二字。烧化生铁需25分钟,围观人群早已急不行待,独曹桂传气定神闲,不紧不慢地拉着风箱。待火候刚好,曹桂传用火钳夹着矸石勺柄舀出蚕豆点大的铁汁,他的孙子曹阳用二尺长、半尺宽木板接住,奋力打向上方,瞬间开出的铁梨花在夜空划出美丽的弧线。望着头顶上渐落的大片绚彩,记者忧虑会烧伤衣物,白叟家说,不会,早年夏天的时分,光着脊梁打铁花也不碍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