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达传统文化,无妨试试短视频

【艺海问道】    

作者:丁松虎(甘肃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讨中心特约研讨员、西北师范大学教授)

以前两三年,短视频俄然火了。在地铁上、公交车上,随处可见捧着手机看短视频的年青人。

短视频即短片视频,一般指在互联网新媒体上传达的时长在5分钟以内的视频。作为网络文化的产品,短视频兼容了碎片化承受情境和感官化内容形状两种特征,迎合了受众填补空闲时间的需求以及获取放松文娱的心思,因此遭到人们的欢迎。《2018中国网络视听开展研讨陈述》显示,截至2018年6月,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5.94亿,占网民总数的74.1%。

炽热的短视频,为传统文化的传达提供了新的渠道。然而,进入各大短视频平台会发现,玩仿照、秀萌宠、拼搞笑、竞才艺、秀美食、炫技能等各种内容比比皆是,可跟传统文化有关的内容却少之又少。

在全面复兴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布景下,传统文化缘何缺席短视频平台?这恐怕跟传统文化传承者的思维观念有很大关系。

笔者曾问一位戏曲扮演艺术家,可曾想过用短视频的方式传达戏曲文化。让我没想到的是,他听后一脸懵,问我什么是短视频。经我一番“科普”,艺术家终于理解何为短视频,但他又随即摆摆手道:“这些都是年青人玩的东西,我们这些人可搞不了。”

短视频的用户确实以90后、00后为主,但也有不少爷爷奶奶级的用户通过短视频成了网红,所以短视频绝非只能年青人使用或只合适年青人使用。要说有多高的技能门槛显然也不是,比起唱戏,用手机拍个短视频然后修改上传,不知道要简略多少。

那位艺术家把短视频当作年青人用来“玩的东西”,这是问题的要害。他没有意识到,短视频不是玩具,而是技能前进所带来的传达方式的巨大革新。那位艺术家的例子很有代表性,说明传统文化在新媒体时代,面对着传达的短板。

古人说:“随时以发难,因资而建功,用万物之能而获利其上。”传统文化要完成复兴,有必要习气网络时代的大趋势。短视频等代表着新的传达方式、新的传达理念,传统文化若不能拥抱它、使用它,只会让自己游离于时代和受众。

传统文化要在短视频等新媒体平台上传达,就不得不习气人们简洁、碎片化的承受形式。同时,为了便于受众承受,传统文化通过短视频进行传达,不得不使用风趣的乃至文娱化的手法进行包装,怎么拿捏包装手法与文化内涵之间的分寸是一大难题。因此,优质的内容供给者与专业的传达团队合作或许是一条可行的途径。

在这方面,现已有一些好的尝试。比如,前史短视频节目《顽皮前史》,紧跟时下抢手话题,以全新的角度切入,每期使用3~4分钟的短视频,纵向梳理贯穿古今的前史常识,讲述吸引观众的趣事,创始了全新的讲述前史的话语方式。《汉字里的中国人》每期用几分钟的时间,用影像解读汉字,把原本是象形文字的汉字放回到图形的脉络来了解,让受众去感受造字的过程,从头建立起现代人与汉字的关系。而《超简中国史》每季从10个特殊角度讲述1个朝代,每集用2分钟时间,将很多信息紧缩成10个诙谐幽默的常识点,让观众使用碎片化时间,品尝到了色香味极佳的前史珍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