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伤醉汉醒酒身亡 两医院被判担责一同赔偿约54万元

受伤醉汉醒酒身亡 两医院被判担责一同赔偿约54万元 www.ijjnews.com   东南早报 2019-04-10 11:09  

一名醉汉脑部受伤倒在地上,被医院当成普通醉酒者送去醒酒,因错过最佳医治机遇等原因逝世。近日,央视《今天说法》报导了鲤城法院审理的这起医疗胶葛案件,最终法院判决两家医院赔偿死者家族损失约54万元。

醉汉晕倒送醒酒 昏倒后抢救无效死亡

2017年1月5日7时许,51岁的曾彪(化名)被路人发现昏倒在鲤城区常泰街道一座老洋房内,路人报了警。民警和泉州市中医院(以下简称“中医院”)急救人员抵达现场后,开始判断曾彪为急性酒精中毒,当即给予整理患者口鼻吐逆物部分、开放呼吸道、吸氧等院前急救处理,但未留意到其身边的血迹并进行相应查看。

急救处理后,中医院急救人员与民警一同,以酒精中毒为由将曾彪就近送往泉州成功医院(该院系泉州市具有专门醒酒室的医院之一,以下简称“成功医院”)进行醒酒。成功医院医务人员接诊后签字确认,抵达该院的时间为8时5分。因为此前该男人屡次因醉酒被送至该医院进行醒酒,成功医院的医师并未多想,仍像曾经一样对其进行醒酒处理。

当日下战书2时,成功医院醒酒人员例行查看时发现,曾彪深度昏倒,双侧瞳孔不等大,即转入急诊科抢救,随后于下战书2时40分左右将患者转入中医院继续抢救。

中医院急诊科查看发现,曾彪深度昏倒、呼吸短促、双瞳孔不等大,入院后进一步诊断为特重型颅脑损伤、吸入性肺炎、腰背部多处皮肤挫擦伤。随后,中医院对曾彪进行了手术救治,并在术后采纳了补液、呼吸机辅助呼吸等医治手法。

手术后,曾彪一直昏倒不醒。当年6月29日,曾彪经抢救无效后逝世。其间,曾彪在中医院医治花费医疗费用21.5万余元,其家族仅预交2.2万元。

质疑医院未尽责 家族原因索赔103万元

曾彪身后,他的妻子赖某、儿子、女儿认为,两家医院对曾彪的昏倒原因不行注重,未进行必要的查看,导致误诊并耽搁医治7小时之久,救治行为存在重大过错,应承当赔偿职责。

2017年7月7日,赖某等三人作为原告,将中医院、成功医院申述起因至鲤城法院,要求两家医院赔偿医疗费、死亡赔偿金、精力损害劝慰金等各项赔偿金合计103万余元。

面对死者家族的原因,中医院辩称,自己依据院前急救工作手册规则,紧迫救治后与民警一同将曾彪就近送往成功医院醒酒,处理措施及时合理,契合诊疗规范。在曾彪入院后对症采纳诊治措施,不存在医疗损害职责,且赖某等人回绝合作中医院诊疗,对曾彪的死亡负有职责。因此,中医院对曾彪死亡成果其实不存在过错,不该承当医疗损害赔偿职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