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功德摄影留存值得肯定-评论-齐鲁晚报网

核心提示: 近日,一名安徽籍男人在武汉街头行走时,突发脑出血跌坐在地,5名大学生摄影取证后救人。此举在网络上引发争议。有网友为5论理学生的行为点赞,认为这样挺好的,既保护了自己,又做了功德。也有网友认为,做点功德都需要留证据,未免太矫情。被救男人的妻子认为,在保护自己的状况下再去救他人,完全可以了解。


原标题:做功德摄影留存值得肯定

近日,一名安徽籍男人在武汉街头行走时,突发脑出血跌坐在地,5名大学生摄影取证后救人。此举在网络上引发争议。有网友为5论理学生的行为点赞,认为这样挺好的,既保护了自己,又做了功德。也有网友认为,做点功德都需要留证据,未免太矫情。被救男人的妻子认为,在保护自己的状况下再去救他人,完全可以了解。(1月22日《长江日报》)

5名大学生扶起倒地男人的行为,无疑是乐于助人、见义勇为之举,值得鼓励点赞。这一点应当没有争议,争议在于救人的同时应不该该摄影取证。

首要要说明的是,见义勇为者并没有 自证清白 的法令义务。 谁主张谁举证 是民事诉讼的一般证据规则,不扫除社会上确实有一些故意倒地等候碰瓷、讹诈等恶劣现象,但碰瓷、讹诈者假如想指控好心救助者对其施行了侵权损害行为,而救助者对此又不认可的,应当由指控方承当举证职责,证明对方确实有侵权伤害行为。比如将其撞倒致伤,不该由被指控的对方承当举证职责,不能给被指控者添加自证清白的职责。法令上之所以如此明确规则,其实有着深入的法理依据:没有发生的事或行为,无需去证明,通常也无法证明,法令不该强者所难。

因此,既要行善,又要自保避免被讹,摄影取证并不是有评论者所说的 必要条件 ,只能说摄影取证是一个自保的预防措施,可以起到警醒碰瓷、讹诈者的作用;一旦真有碰瓷、讹诈事项发生,也能够免却许多口舌,不至于 全家莫辩 ,也不至于会堕入言论斥责的烦恼。

此外,做功德的同时摄影取证留存,也能够作为日后申报认定见义勇为先进业绩的证据,并取得相关部门的表彰和奖励。这对好心救助别人者而言,是一种莫大的肯定、鼓励和劝慰,也有助于广泛宏扬社会正能量,是多赢之举。我们要学雷锋,但也无需苛求乐于助人者都是做功德不留名的 无名英雄 ,对待大好人功德不该有品德洁癖,诚如被救者妻子表明的 自保条件下去救他人,可以了解 。

就此而言,大学生摄影取证后再救人之举,是可以了解的,也值得肯定,虽然没有必要去效仿,但也完全无可厚非。

大学生摄影取证后再救人之举,反映了社会诚信缺失下的某种品德焦虑症,这与近年来不时见诸媒体的 救人反被讹 现象有关,但也不扫除很多时分言论有过度烘托之嫌。事实上,社会上仁慈者仍是要占大大都,法令上好心救人者并没有需 自证清白 ,民法总则 自愿紧迫救助人不承当损害民事职责 获益人支付费用、适当补偿 等相关 大好人条款 确立了法令鼓励保护机制,都给见义勇为者吃了 定心丸 。